逗狗手机版

内裤被涂满了春药 同桌的手指在里面转

2021-06-19 16:10:23

 罗军这一生经历过太多的艰难和痛苦,也经历过太多的屈辱和伤恸。

    但过去的那些,与眼下所面临的屈辱和痛苦相比,却都已经不值一提。最痛苦的莫过于,他就算是拼死也无法改变这一切。

    他知道眼下应该带着女儿去到红尘老人面前,请求他善待若然。可是,他做不到。

    陈若然与众人拜别之后,便朝天空飞去。

    在她飞出去的那一瞬,罗军忍不住跟了上去。尊严已经被人践踏于脚下,此时一切都已经顾不得了。

    云层中,陈若然来到了红尘老人身边。

    红尘老人脸色淡漠,正准备带陈若然走的时候,罗军赶了过来。

    当罗军赶过来的时候,司徒灵儿,黑衣素贞,以及那些子女们,朋友们也全都赶了过来。

    众人汇聚在这天空云层之中。

    红尘老人看了罗军一眼,淡淡道:“怎么?”

    “爸,不要!”陈若然唯恐父亲不顾一切,眼中显出哀求之色。

    罗军深吸一口气,向红尘老人道:“求……你善待我的女儿。”

    红尘老人微微一怔,随后轻蔑一笑,道:“那就要看她的表现了。”

    怒火顿时从罗军胸腔里奔腾而出,他双眼再次血红。

    恨!恨!恨!

    好恨啊!

    若非是为了这满堂亲人,他此刻真想不顾一切,玉石俱焚。

    “想动手?”红尘老人笑笑,道:“你觉得你够格吗?”

    “不要!”陈若然轻声哀求。

    现场众人,皆是怒火熊熊。

    偏生此时,却都不敢发作。

    他们这群天之骄子,在面对绝对强压时,同样也改变不了什么。

    随后,红尘老人抓了陈若然的手,就要离去!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传出。

    “等等!”

    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清澈,悦耳,又熟悉无比。声音中似乎不包含什么感情!

    是莫语的声音!

    众人都沉浸在悲伤之中,却都未注意到这几天并未看见莫语。

    莫语从虚空之门中走出来,身穿红色嫁衣,一步一步来到了众人面前。

    “小语,你……”罗军马上意识到了什么。

    莫语面向红尘老人,淡淡说道:“放了小然,我跟你走吧。我已经查清楚了,你要地球的灵根女子,而我虽不是地球人,但我这些年里,血肉之间早已经是地球的基因。我的灵气更盛小然,我的修为,也远胜小然。你可以查探我的法力和基因,看看我是否比小然更适合!”

    红尘老人上下打量莫语,随后眼睛一亮,接而身形一闪来到莫语面前,一指点在她的眉心之上。

    接着,他的法力便侵入到莫语体内。

    半晌后,红尘老人收回手指,点点头,道:“好难得的灵根啊,想不到世间居然还有你这样的灵根存在。好,老夫答应你了,就带你走!”

    “语姐姐,不要!”陈若然抓住红尘老人的手臂,请求道:“带我走,带我走,不要带语姐姐走。”

    红尘老人毫不客气的甩开了陈若然的手,道:“滚开!”

    接着,他抓住莫语的手,就要离开。

    “等一等!”莫语向红尘老人道。

    红尘老人颇不耐烦,道:“怎么?”

    莫语道:“给我五分钟时间,你先去星球之外等待。五分钟后,我去找你!”

    红尘老人沉吟一瞬,还是答应了莫语的这个要求。身形一闪,便离开了多瑙星。

    罗军心中五味杂陈,他能说什么,又能干什么呢?

    大义凛然的让莫语不要去,一定要让自己的女儿去?

    他做不到!

    但是牺牲莫语,也不是他能接受的。

    他都不能接受。

    “语妹妹!”陈念慈含泪喊了一声,如果可以,他愿意牺牲自己来拯救莫语。

    莫语扫视众人,不悲不喜,随后又微微一笑,道:“大家不必为我难过,在小然妹妹的心里,这是一场劫难。但在我心里,这是一场莫大的机缘。我一心修炼,想要走上更高的层次。这红尘老人乃是天道演化而来,身上就有道的终极之谜。肉身之事,于我不过云烟浮尘,所以,这是我乐意的一件事情。”

    她顿了顿,看向陈念慈,一笑,道:“念慈哥哥,其实你最懂我。所以,你应该知道,我真的已经无所谓了。”

    之后,她又看向罗军,然后又跪了下去,道:“干爸,此时此刻,你什么都不用多说。我知道,在您心里,我和小然没有什么不一样。我与小然之间,谁走上这条路,在您心里都是一样的难受。我可以说,在场之中,最难过的人和最心痛的人就是您。您这一生,何曾惧过死亡?只不过是眼下,即便您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所以您才会如此的痛苦……但是真的,您不必为我痛苦,这是我最好的选择。况且,我早已想要离开地球了。肉身皮囊,何足挂齿!”

    “干爸,谢谢您对我付出的一切!”莫语连磕三个头,眼角中终于出现泪水。“女儿拜别!”

    说完之后,转身就要走。

    罗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在她转身的刹那,只觉这一转身便是永恒的伤害。一口气难以提上来,内外煎熬之下,一口鲜血噗的一声吐了出来。

    莫语身形顿了一顿,却是没有回头,随后就要继续离开。

    “小语!”罗军站立不稳,陈念慈和司徒灵儿立刻扶住了他。他一字字泣血说道:“小语,从今以后,我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我会去仙界,我会亲手把你带回来。不死不休!”

    莫语始终没有转身,她接着朝前走出几步,然后身形一闪,消失在了云层之中。


 

    罗军目睹着莫语离去,这一刻全身的力气都仿佛已经被用尽了一般。随后,仰天一倒,晕死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罗军悠悠醒转了过来。

    醒过来的时候,乃是午夜时分。

    他躺在一间宫殿的床榻上,旁边守着他的是乔凝。

    “罗军……”乔凝见他醒来,不禁喜极而泣。

    要知道,罗军已经昏迷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里,家人们也都急坏了。

    但黑衣素贞却看出,不是罗军伤太重,而是他不愿意醒过来。

    她们都知道,这一次罗军是伤到了极点。

    他如此百折不挠的人,这一次也承受不住了。

    罗军呆呆的,也不说话。

    “罗军,你不要这样,不要吓我们,好不好?”乔凝扑到他的身上,道:“我知道你很难受,可是你不要这样憋着好吗?”

    许久后,罗军拍了拍乔凝的背,然后温声道:“放心吧,我没事,我不会有事的。”

    乔凝见他情绪已经趋于稳定,这才略略放心,便撑起身子。

    罗军也跟着坐了起来。

    乔凝道:“你肚子一定饿了吧?吃些丹药好吗?”

    她说着话的时候就从一个葫芦里取出丹药来。

    罗军对那些丹药视而不见,只是道:“阿凝,可以抱抱我吗?”

    乔凝微微一呆,随后便如一个母亲一样温暖的抱住了罗军的头。

    罗军将头埋在她的怀里,一言不发。

    乔凝默默的抱着他,便一句话也都不多说了。

    良久良久后,她感受到怀里湿湿的,热热的,便就知道,罗军正在流泪!

    这一刻,乔凝抬起了头,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

    她恨不得自己去死,只求罗军不要这样的难过。

    “啊……”忽然,罗军放声大哭了起来。

    便如一个幼童一般,哭得是那样的不加掩饰,惊天动地。

    他的哭声中充斥着说不出的悲恸与绝望,仿佛是小孩子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一般。

    这个深夜里,罗军的哭声充斥在整个紫府之中。

    黑衣素贞听到了,司徒灵儿听到了……

    所有的人都听到了。

    这一刻,便是连雅真元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接下来的一个月,罗军和黑衣素贞开始日夜灵修疗伤。

    一个月后,罗军伤势痊愈。

    伤势痊愈之后,罗军换上了一身干净的黑衣,整个人也显得非常的平静,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