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再深点用力 诗蔓首次强制男生DD吐奶

2021-06-19 16:06:56

    圆脸女人也衣着清凉,背心和短裤一目了然,没有藏匿武器。

    婴儿也是活生生的,不是什么玩具,只是额头溅血,痛哭不已,连叼着的奶瓶都吐了出来。

    “你怎么打球的?”

    此刻,圆脸女人一把扯着唐若雪吼道:“你看把我儿子砸成什么样了?”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会赔偿的,我看看你儿子。”

    唐若雪再度道歉,随后下意识俯身查看婴儿。

    “你把我儿子砸出血了,砸的连奶都不喝了。”

    圆脸女人拿起奶瓶愤怒控诉:“我要告你,要让你倾家荡产。”

    吼叫之中,她还一把扭开了奶瓶。

    一缕气体飘飞出来。

    清姨脸色巨变,吼出一声:“唐总,小心!”

    示警之余,她一把拉住唐若雪后退,同时身子一侧,挡在前方。

    她起脚踹中圆脸女子的腹部。

    “啪——”

    圆脸女子惨叫一声喷血后跌。

    但同一时刻,她手里的牛奶泼在了清姨脸上。

    牛奶一碰到肌肤,顿生白烟,焦灼刺鼻,好像烤肉一样。

    “啊——”

    清姨瞬间五官扭曲,露出下巴的白骨。

    “清姨!”

    唐若雪见状尖叫一声。

    她一把抱住神情痛苦无比的清姨,还闪出一枪打爆挣扎起来的圆脸女人。

    接着,她扭头对唐门保镖吼道:

    “去请叶凡——”

唐若雪虽然认识清姨没多久,但两人也算是经历不少生死。

    加上清姨是父亲留给自己的人,所以唐若雪早把她当成半个亲人。

    因此看到她保护自己被毁容,唐若雪就本能心如刀绞。

    卧龙这几天即将武道突破,凤雏要陪在他身边保护,所以唐若雪只能找叶凡帮忙。

    唐氏保镖手忙脚乱把电话打给叶凡。

    “唐总,我不会死的,不需要找叶凡,送我去医院,去医院就好。”

    清姨忍着剧痛拉住唐若雪挤出一句:

    “你也不要叫凤雏,卧龙正是突破之时,需要有人守护。”

    “熬过了这一关,咱们就再也不会被人欺负了。”

    “只是这几天,你要小心,一定要小心。”

    清姨叮嘱唐若雪几句,随后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清姨!清姨!”

    唐若雪见状连连喝叫,随后对唐氏保镖吼道:

    “快送清姨去医院,快。”

    冷静下来的她,看着血肉模糊的清姨,知道原地等着不是办法。

    不赶紧送去医院,只怕叶凡没到,清姨已经活生生痛死。

    而且她心里又有了一丝倔强,说不定医院也能解决清姨的情况。

    这样她就不需要求助叶凡了。

    唐氏保镖闻言迅速动作,把清姨抬入车里送去附近医院。

    几个唐氏好手还紧紧守着唐若雪,免得她又遭受到敌人的袭击。

    只是袭击的敌人没有再出现,好像一瓶硫酸就达到了目的。

    五分钟后,清姨被送入了红十字医院抢救。

    在手术室灯光亮起的时候,唐若雪也在门口不断徘徊。

    一个小时后,一个主刀医生带着护士满头大汗走了出来。

    唐若雪忙迎接了上去:“医生,伤者情况怎么样?”

    “伤者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主刀医生擦擦额头的汗水:“但情况很不乐观。”

    唐若雪眼神一冷:“什么意思?”

    “腐肉割掉了,伤口也清理了一遍,还让红颜白药和青衣无暇遏制了伤势恶化。”

    主刀医生也没有什么隐瞒,把情况很直接告诉唐若雪:

    “只是这强酸不是普通意义的硫酸,它是特殊配制出来的,还混入了类似百草枯的毒素。”

    “杀伤力太强。”

    “她的伤口还在腐蚀,毒素也在慢慢渗入。”

    “就好像一滴墨汁滴入清水中一样,看似微不足道,扩散也缓慢,但却不可遏制蚕食着她的生机。”

    “七天之内,如不彻底解决腐蚀和毒素,病人很大概率活不下来。”

    他给出一个建议:“红十字医院无法解决,我建议你送去龙都医院救治。”

    “什么?”

    唐若雪闻言脸色一变:“这强酸还有毒?”

    主刀医生点点头,随后就带着人离开。

    “王八蛋,我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唐若雪眸子流露一丝悲愤,随后扭头看看被护士推走的清姨。

    清姨沉睡,整张脸被药膏覆盖,看不清她的神情,但眸子中的痛苦清晰可见。

    她咬咬嘴唇,随后拿出手机拨打了出去。

    “清姨受伤了?还中毒了?”


 

    叶凡接到唐若雪电话的时候,他正坐在天台给宋红颜涂趾甲油。

    宋红颜爱美,喜欢趾甲鲜艳夺目,叶凡自然尽心尽力满足。

    他一边握着女人的脚踝小心翼翼上色,一边把手机打开免提跟唐若雪对话。

    他要让宋红颜放心。

    宋红颜知道叶凡心思,浅浅一笑,捏起一颗葡萄,塞入了叶凡的嘴里。

    “对,清姨被腐蚀了半张脸,强酸中还有毒素,医院解决不了。”

    唐若雪的声音在天台中清晰响起:“现在只能你出手救治了。”

    “我早上提醒了你好几次,陶家人会对你下手,你就是不信。”

    叶凡毫不客气打击:“但凡你多留一个心眼,哪会有现在这烂事?”

    语气斥责,但叶凡心里松了一口气,受伤的不是唐若雪就好,不然自己又要头疼了。

    毕竟唐若雪毁容了,叶凡难于跟唐忘凡交待。

    “行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揪扯谁对谁错,有意思吗?”

    听到叶凡斥责自己,唐若雪止不住生出一丝怒意:

    “非要掰扯清楚,那是我错了,我不对,我跟你说对不起,可以了吗?”

    “你赶紧来红十字医院。”

    “医生说了,越迟解决问题,清姨切掉的腐肉越多,毒素越深。”

    “搞不好整张脸都要换掉,五脏六腑也会受到伤害。”

    “而且她现在非常痛苦,连睡觉都说不出的扭曲。”

    唐若雪很是担心清姨的生死:“我现在就去医院门口等你,你快一点过来。”

    叶凡淡淡出声:“对不起,我没空。”

    “你没空?现在还有什么事比清姨生死更重要啊?”

    唐若雪怒道:“你是不是还在生气我早上的回应?”

    “我都说我错了,我不对,如果还不够的话,我当面跟你说对不起。”

    “还不满足的话,等你救治完清姨,你再向我开条件。”

    “哪怕你跟上次一样打我三个耳光,我也毫无怨言。”

    唐若雪豁出去了,只要叶凡能救清姨,她无所谓承受羞辱。

    “我真没空。”

    叶凡漫不经心:“我要给我老婆涂趾甲油。”

    说完之后,他又给宋红颜的小脚趾涂上了红色。

    对于叶凡来说,救治对自己充满敌意的清姨,远远不如给心爱女人涂趾甲有意义。

    “等我涂完趾甲,看看情况再说吧。”

    随后,叶凡又抓起宋红颜另一只小脚,把上面的船袜脱了下来。

    唐若雪闻言差一点吐血:“你——”

    “好了,老公,你是医生,应该救死扶伤。”

    此刻,宋红颜伸直自己的左脚,还活动了一下脚趾。

    脚趾晶莹剔透,在阳光中跟透明的一样,配上趾甲的红艳,形成剧烈反差。

    赏心悦目。

    “而且是唐总出声,你怎么也该去看一看。”

    “我这趾甲,晚上再涂不迟。”

    宋红颜扭头对着叶凡手机出声:“唐总,叶凡很快过去,清姨不会有事的。”

    她还嘟起小嘴给叶凡喂了一颗甜甜的葡萄,补偿自己拆台叶凡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