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两个校花跪着用嘴服侍 尤物h

2021-06-19 16:05:47

   “她们怒了,要掐死我。”

    叶凡近距离看着女人出声:“我只能跑过来躲一躲了。”

    宋红颜嫣然一笑:“那你说,我跟三位妈妈掉水里了,你救谁啊?”

    “当然是你了。”

    叶凡一本正经回答:“因为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虽然有哄宋红颜的成分,但这也的确是叶凡救人顺序。

    因为叶凡心里知道,如果不把宋红颜先救上去,三位母亲是不会让他救的。

    与其在危险时扯皮,还不如干脆一点救人。

    “油嘴滑舌。”

    宋红颜伸手一戳叶凡额头,嗔笑的样子在阳光中很是迷人:

    “这么讨好我,是不是昨晚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老实交待,是跟金智媛滚床单了,还是跟霍紫烟缠绵了?”

    她俏皮一笑:“或者把舞绝城吃了?”

    “我是这种人吗?”

    叶凡振振有词:“这朵家花足够鲜艳了,我怎么会去采野花呢?”

    “而且我严重怀疑,你昨晚下半场跑掉,是故意考验我对不对?”

    叶凡反客为主:“我就不信,你半夜三更跑回来有事情忙。”

    “哈哈哈,小东西,觉得我用一群闺蜜考验你?”

    宋红颜娇笑起来,伸手环住了叶凡的腰:“你看视频看多了。”

    “我哪有那么傻,拿鱼儿去考验猫,拿花蜜去考验蜂?”

    “这世界,有不少东西可以考验,但也有很多东西不能去测试。”

    “而且我对你绝对信任。”

    她对叶凡有着信心:“那些妖精可能把你吃了,但你绝对不会去碰他们。”

    “你这是不拿我当年轻人啊。”

    叶凡捏住女人下巴:“我二十多岁,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

    “你再血气方刚,我也相信你。”

    宋红颜眸子温柔望着身上男人,红唇微微张启:

    “当初你做唐家上门女婿,水深火热孤苦煎熬的时候,你都没有背叛唐若雪把我这中海第一妖女吃了。”

    “你现在又怎么会扛不住金智媛她们诱惑呢?”

    她跟叶凡的感情是一步一步熬上来的。

    见识过他的落魄,见识过他的痛苦,也见识过他的辉煌,宋红颜又怎会不相信叶凡呢?

    叶凡神情也温和了起来,相比唐若雪带来的质疑,这个女人给予他太多的温暖。

    “之所以回来,是金智媛她们的款项到了,我跑回来跟爷爷对接。”

    宋红颜道出自己连夜离开北极熊号的原因:“爷爷准备参加明天的拍卖会。”

    叶凡一语道破:“他要竞拍黄金岛?”

    “没错,就是我们篝火晚会过的黄金岛。”

    宋红颜眸子闪烁一抹欣赏:“他聚集了五千亿,准备直接砸下去。”

    叶凡苦笑一声:“爷爷真是大手笔啊。”

    宋红颜身子前倾,贴着叶凡胸膛:“让她离陶啸天远一点……”

    几乎同一个时刻,沙河高尔夫球场,唐若雪正把陶啸天客客气气送走。

    陶啸天一上来就诉苦,还不断追问一千两百亿什么时候到账。

    唐若雪知道陶啸天忍耐到了极限,也就没有再随便敷衍他。

    她当场让清姨给陶氏宗亲会转了两百亿现金。

    随后唐若雪承诺,剩下一千亿,一定会在明天最迟的期限内转给陶啸天。

    唐若雪还摆出自己的难处,唐黄埔的袭击和四处搞事,让帝豪银行很多回款不及时。

    对方一拖再拖,唐若雪也只能熬到最后给陶啸天现金。

    这两百亿,还是唐若雪自己的私房钱垫出来。


 

    她这样拿自己家底贴补陶啸天,就是在意双方盟友的关系。

    唐若雪还承诺,如果帝豪银行明天违约,今天转的两百亿现金,任由陶氏宗亲会没收。

    有两百亿入账,唐若雪承诺,加上老K和宗亲会五千亿到账,陶啸天情绪缓和不少。

    他也表示一直相信唐若雪,还感激她的帮助。

    明天资金到位后,他一定跟唐若雪大醉一场。

    拿到两百亿以及缓和双方关系后,陶啸天闲聊一会就带着人匆匆离去。

    虽然他很是贪恋跟唐若雪在一起,但明天竞拍黄金岛是大事,他必须全力以赴。

    “唐总,这陶啸天为了这钱,还真是夹着尾巴讨好我们啊。”

    看着陶啸天远去的车队,清姨站在唐若雪的身边:

    “放了他这么多天鸽子,还只给两百亿,依然没有暴怒,反而千恩万谢。”

    她补充一句:“看来真是有大事要干啊。”

    “当然,而且是至关重要不容有失的大事。”

    唐若雪淡淡一笑:“不然以陶啸天的暴躁性格,咱们这样耍弄他,早被他打爆脑袋了。”

    “这也可以判定,在拿到剩下一千亿完成他的大事之前,陶啸天对咱们只会捧着。”

    “他绝不敢对我们造次。”

    唐若雪作出一个判断,随后猛地一挥球杆,把白球打飞出去。

    “这也说明,叶凡的示警,就是挑拨离间。”

    清姨一笑:“陶啸天现在跟孙子一样,等待着咱们一千亿,又怎会对你下手?”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唐若雪微微摇头,带着清姨和保镖继续上前:“叶凡已经变了。”

    “特别是跟宋红颜订婚之后,他的心里就只有宋红颜一家了。”

    她的目光多了一抹遗憾。

    时移世易,物是人非,叶凡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善良的家庭煮夫了。

    “他为宋红颜卖命无所谓,但拿你做垫脚石,就有点过分了。”

    清姨流露一抹讥嘲:“怎么说你也是他前妻,还是忘凡的母亲。”

    “别说这些了,由他去吧。”

    唐若雪走到白球旁边:“喜新厌旧的男人,就如这一颗白球,给我滚蛋吧。”

    话音落下,唐若雪猛地一挥球杆,啪的一声,白球嗖一声飞了出去。

    “嗖——”

    就在唐若雪她们目光随着白球落下时,前方突然转出一个推着婴儿车的圆脸女人。

    车子的轮子不知为什么一歪,恰好从道路偏移了出去,挡在了白球落下的轨迹。

    “砰——”

    一声巨响,白球砸在婴儿车,惨叫顿时响起。

    婴儿哇哇大哭起来。

    圆脸女人也尖叫一声:“儿子,儿子,你怎么了?”

    “你怎么出血了?”

    “谁砸的球啊,谁砸的球啊,把我儿子脑袋砸破了。”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圆脸女人抹着眼泪四处求救起来。

    唐若雪脸色一变,一丢球杆就冲过去。

    清姨和唐门保镖也都迅速跟上去。

    几个唐门保镖还扼守婴儿车四周,挡住向圆脸女人靠近的宾客。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失手伤到你儿子了。”

    唐若雪冲到圆脸女人面前道歉:“我马上叫救护车。”

    清姨下意识要拉唐若雪,她担心有什么危险。

    “清姨,别拉我,不会有事的。”

    唐若雪甩开清姨的手喊道:“快叫救护车。”

    清姨敏锐扫过圆脸女人和婴儿车一眼,发现车子没有藏匿机关和炸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