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胖熟妇 小说中开车片段

2021-06-19 16:01:42

“否则陶氏困境会越来越多,你的会长位置也可能不保。”

    “把金钩叫回来吧。”

    “银剑杀不了宋万三,就让金钩去吧。”

    “金钩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这一次肯定也不会失手。”

    陶老夫人端起一碗汤喝了几口,风轻云淡宛如一个世外高人。

    陶圣衣她们恭敬出声:“奶奶英明。”

    “我联系金钩!”

    陶铜刀还第一时间拿出了手机。

    “我原本也想早点弄死宋万三,可现在却突然想要他多活两天。”

    陶啸天挥手制止陶铜刀打电话,随后嘴角勾起一抹狞笑:

    “后天就是黄金岛拍卖会了,那是宋万三这辈子最大的希望,最想要的成就。”

    “宋万三今天捅这样一刀,把陶氏捅得鲜血淋漓。”

    “我不撕碎他人生中的最大期盼,岂不是太便宜那老家伙了?”

    “金钩要召回来,宋万三也要死,但不是这两天,而是拍卖会后。”

    “等我拿下黄金岛羞辱了宋万三,再一刀宰掉他出口气不迟。”

    “我要让老家伙精神和身体都痛苦。”

    陶啸天作出了最后决定,眼里闪烁一股报复的快感。

    他相信,后天的拍卖会,自己横空杀出,肯定会把宋万三气得吐血。

    十几个陶氏子侄又齐齐点头:“会长英明。”

    “宋万三这个人非常狡猾,当初在黑非如不是有贵人相助,我们要输的一塌糊涂。”

    陶老太太看着儿子淡淡开口:“你想要猫捉老鼠,就一定要处处小心,免得自己变成了老鼠。”

    “妈,你放心,我有分寸。”

    陶啸天大手一挥:“其实我先不动宋万三,也是知道他的厉害。”

    “两天时间,太仓促,不足于金钩拟定方案杀人。”

    “而一旦失手,不仅会打草惊蛇让他知道金钩的存在,还会让他暴怒跟我们在拍卖会死磕到底。”

    “毕竟狗急了跳墙。”

    他作出一个决定:“所以先忍两天,黄金岛拿下,再慢慢算账不迟。”

    陶铜刀一脸不甘:“暂时不动宋万三了?”

    “宋万三缓几天下手。”

    “但包镇海一家可以不用顾忌。”

    陶啸天老谋深算:“除了杀鸡儆猴之外,还有就是继续断了包镇海的援助,让宋万三少一笔资金。”

    他不想黄金岛有任何变故。

    陶铜刀目光炽热:“好,我来安排。”

    陶啸天扯过纸巾擦拭嘴角:“妈,圣衣,你们慢慢吃。”

    “我去跟九叔公他们开会,看看资金全部到位没有。”

    他大步流星向外面走去,还对陶铜刀追问一句::“对了,唐若雪能联系上了吗?”

    陶铜刀连忙跟了上去:“能联系到帝豪秘书了,唐若雪估计明天飞回海岛。”

    陶啸天手指一点:“约她!”

    陶铜刀点头:“明白。”

    望着陶啸天他们远去的背影,陶老夫人重新低头喝着汤。

    同时,她语气淡漠开口:“你爹最近一直提那个唐若雪啊。”

    “狐狸精!”

    陶圣衣一脸寒霜:“有我在,她休想进我陶家的门!”

    她已经摸清了,父亲这些日子魂不守舍,就是因为唐若雪。

    那些家里珍藏多年的昂贵补品,也是送给唐若雪。

    这是要取代她母亲的位置啊。

    陶圣衣不能允许:“我绝不会让父亲娶她的,哪怕是做小妾。”

    老太太伸出一只锋利的指甲:“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陶圣衣眼睛顿时闪烁一抹凶芒。

在陶圣衣准备给唐若雪一点教训的第二天,叶凡早早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睛,他顿感不对劲。

    天花板不是腾龙别墅的颜色,而是北极熊船舱的色调。

    他摇晃了一下脑袋,努力回想昨晚的事情。

    他跟齐轻眉聊完叶家的事情,恢复不少体力后,就给金智媛她们施展了第二轮针灸。

    这一次针灸,把她们吃五谷杂粮的毒素全部逼了出来,让她们洗完澡后全都变得香喷喷。

    接着叶凡又配制了一大池子药水让十几个佳人浸泡,还给她们来了一个祛除疲劳和湿气的足底按摩。

    十五双大长腿,三十只小脚丫,让叶凡忙碌了两个多小时。

    他好不容易洗完澡准备歇息,又被恢复精力的金智媛她们拖着喝酒。

    十几轮酒下来,叶凡就迷迷糊糊,加上累了,就倒在舱室呼呼大睡。

    好不容易回想起昨晚事情的叶凡,还没等他松一口气就身躯一震。

    他差一点就尖叫出来了。

    因为叶凡震惊地发现,阔大的舱室地毯上,不仅躺着他,还躺着汪清舞十几女。

    单单压住自己身上的,就有七八只手和脚,好像把他当成公仔一样抱住。

    而且叶凡已经算衣衫不整,没想到金智媛她们更是春光无限。

    肤色白皙,俏脸娇柔,宿醉的嗔样格外诱人,红艳小嘴更是好像一直在撩拔:

    吃我啊,来啊,来吃我啊……

    这吓得叶凡赶紧默念我是有老婆的人,我是有老婆的人。

    随后他就把身上的手脚拿开,连滚带爬冲出了游艇舱室。

    他让唯一早起熬粥的苏惜儿照顾众女,随后就带着南宫幽幽迅速撤离。

    这地方实在不能再呆下去了,不然叶凡担心身子不保。

    “你怎么还在这里?”

    只是叶凡刚刚从船上下来,还没走向车子,就见到不远处包浅韵来回徘徊。

    她神情憔悴,心事重重,一副整夜等待的样子。

    叶凡眯起眼睛问了一句:“在等我?”

    “叶少!”

    看到叶凡出现,包浅韵先是一怔,一喜,接着小心翼翼出声:

    “叶少,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几次得罪你,实在对不起。”

    “我等了一晚,不是想要叶少你原谅我,而是真心实意想要说一声对不起。”

    包浅韵散去了昔日的心高气傲,更多是一种尴尬和难为情。

    昨晚叶凡上去第三层后,包浅韵她们也就不好意思留在北极熊号。

    只是包浅韵也没有马上离开码头,她权衡一番准备守在出入口等叶凡。

    她想要道歉,想要给叶凡留一丝好印象。

    否则她后半辈子不仅无法在这个圈子混,也难于在包氏商会立足。

    “等了一个晚上,还知道说对不起,还算有救。”

    叶凡扭头望了一眼北极熊号,随后钻入了包浅韵的保姆车:

    “走,走,回腾龙别墅。”

    他隐约听到汪清舞她们醒来找自己的动静。

    “是,是,谢谢叶少给机会。”

    包浅韵马上跟着叶凡钻入车里,亲自驾驶着保姆车离开停车场。

    为了表示自己诚意,也为了更好跟叶凡接触,包浅韵把秘书她们赶回去了,一个人等叶凡。

    车子驶离繁华码头,穿过各大游艇俱乐部,直奔沿海大道。

    包浅韵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瞄了瞄叶凡,想要说话,却始终不知怎么开口。

    叶凡也没有张口说话。

    他心事重重,想着昨晚喝醉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万一不小心让某个佳人怀孕了怎么办?

    他还有些后悔没毁掉舱室门口的监控,如被老婆看到,肯定会让自己跪榴莲的。

    他寻思要不要买两个膝盖护垫挡一挡。

    接着他又给自己一巴掌,裤子都没脱,怎么就想那么多呢?

    叶凡如释重负的回过神来,抬头,突然眼睛一眯。

    叶凡生出一丝兴趣:“有车跟上来?”

    包浅韵眼皮一跳,顺着叶凡的目光望向后视镜,发现两辆商务车紧追不舍。

    一黑一白,一左一右,黑色商务车的驾驶座,还能依稀见到一棵硕大光头。


 

    带着凶横和狞笑。

    “叶少,这怎么办?”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找自己还是找叶凡,但包浅韵看得出对方的不怀好意。

    “没事,不用担心,我来处理。”

    叶凡揉揉脸颊:“我跟你换位置,我来开车。”

    他还一拍南宫幽幽脑袋:“准备吃鸡腿了。”

    南宫幽幽胖乎乎的小手摸出了锤子。

    包浅韵忙找机会跟叶凡换了位置。

    叶凡掌控方向盘,微微一踩油门,车子加速。

    海岛城内,有些老街区穷人区,破烂不堪,可海岛郊区绝对不是。

    一片片面朝大海的高档住宅区分布开来,环境清幽,安宁。

    这也让道路变得开阔畅通。

    叶凡踩着油门飞速疾驰,没拐入任何一片住宅区,而是顺着沿海通道疾驰。

    后边两辆商务车急追,距离越来越近。

    叶凡看了一眼后视镜,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笑意。

    黑色保姆车飞驰十多分钟后,公路上的车辆渐渐稀疏,叶凡稍微点了下刹车。

    刺啦——

    车速骤降。

    这一个操作,让商务车差一点追尾。

    连续三次,引得两辆商务车子狼狈不堪。

    黑色商务车的光头驾驶者怒不可斥:

    “妈的!太嚣张了!”

    接着他一踩油门冲了上来,贴住叶凡掌控的保姆车。

    路怒症都让他失去理智决定提前动手。

    他油门大作准备超车挡住叶凡直接拿下。

    另一辆白色商务车添补后方位置,准备切断保姆车的退路。

    手法纯熟。

    只是他们没有发现,叶凡故意让出来的超车道,紧邻一条低矮的绿化隔离带。

    绿化隔离带那边是逆行道,不少码头货柜车呼啸而过。

    正当这群家伙气势汹汹要堵住叶凡时,叶凡笑容恬淡地猛打方向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