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坐脸男奴舌头服侍 丫头我就进一点忍一下

2021-06-19 15:59:08

   “叶家最近怎样了?”

    叶凡沉默了一会,没有再探讨叶禁城一事,他不想回宝城,也是不想陷入这些事情。

    随后,他神情犹豫着问出:“叶老太君他们还好吗?”

    “他们都很好,如果不好的话,叶门主夫妇又哪有闲情来这里度假?”

    齐轻眉抿入一口红酒,随后话锋一转:“不过你二伯的外戚前不久出了大事。”

    叶凡下意识问道:“什么大事?”

    “林氏家主的亲孙子林无涯在拉斯维加赌场,失手杀了一个红盾联盟中一个大鳄的女儿。”

    齐轻眉把事情的经过缓缓告知叶凡:“红盾大鳄下了灭全家的江湖格杀令。”

    “林无涯的几十名跟随还没走出拉斯维加就被杀掉了八成。”

    “几个林家据点也被毫不留情清洗。”

    “如非林无涯身边有几个用毒高手苦苦支撑,估计他已经被对方一枪爆头横尸街头。”

    “饶是如此,他们也只能躲在下水道苦苦等待支援和谈判。”

    “林氏家主跟红盾联盟再三沟通,愿意天价赔偿和断林无涯一只手。”

    “但都遭到红盾大鳄的拒绝。”

    齐轻眉微微张启红唇:“红盾大鳄铁了心要杀掉林无涯给女儿报仇。”

    叶凡捏着筷子点头:“算是一位有血性的父亲。”

    “不过林无涯最后还是活着回到了川西。”

    齐轻眉身子微微前倾:

    “听说是你二伯叶天日摆平的……”

 在叶凡跟齐轻眉坐在甲板沙发闲谈时,陶铜刀正火急火燎走入陶家堡。

    他不顾陶啸天正跟着陶老太太等家人吃饭,撞开几个陶氏保镖后就冲入进去。

    他脸上带着着急和沉重:“会长,会长!”

    陶老太太、陶啸天、陶圣衣等十几个陶家子侄下意识抬头望去。

    有几个人还本能去摸怀中武器以免不测。

    “陶铜刀,你脑子进水吗?没看到我们在吃饭?”

    陶啸天见状一拍筷子,声音一沉:“滚出去!”

    “会长,对不起,老夫人,对不起,陶小姐,对不起。”

    陶铜刀这才意识到自己失礼,也才发现今晚十几个陶家人在吃饭。

    他连连对陶啸天他们鞠躬道歉,只是脸上的凝重始终不削减半分。

    “本会长好不容易在家吃顿饭,你就跟捅了烧火棍一样冲进来。”

    陶啸天又是一拍桌子:“给我滚出去。”

    陶铜刀连连点头:“是,是,我马上滚。”

    “好了,别滚了,回来吧。”

    这时,陶老太太轻轻挥手:“啸天,没必要这样骂铜刀。”

    “铜刀是我看着长大的,也算是我半个儿子,一些规矩没必要苛刻。”

    “而且铜刀是有分寸的人,如不是有什么重要事情,他不会这样失去分寸的。”

    老太太淡淡开口:“你去处理公事吧,这顿饭,圣衣他们陪着我吃就行了。”

    陶铜刀无比感激:“谢谢老夫人。”

    陶啸天捏着筷子缓和了情绪,笑着对老太太开口:

    “妈,我好不容易有空跟你吃饭,怎能现在丢下你处理公事呢?”

    “再说了,陶氏宗亲会现在兵强马壮,世界各地开花,哪还有什么大事?”

    对于陶啸天来说,如今只有黄金岛是大事,其余事情都不值一提。

    陶铜刀低声一句:“会长,真有大事!”

    “有事就给我说出来。”

    陶啸天又是脸色一沉:“这里都是宗亲,都是自己人,没什么好避讳的。”

    “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让你这样失魂落魄。”

    “是意国青魔会死灰复燃,还是唐黄埔狗急跳墙?”

    他很是不耐烦吼出一声,随后舀了一口鱼翅润润喉。

    看到陶啸天生气了,陶铜刀没有再坚持什么,上前一步低声汇报:

    “会长,陶氏在黑三角好不容易建立的武装势力被剿灭了。”

    “三个据点全部被象国炮火轰成废墟,没日没夜卖粉三年的小金库也被抢走。”

    “会长,我们雇佣的黑雕悍匪被南国商会一网打尽。”

    “七十多名叱咤东南亚的匪徒几乎被杀光,带头大哥黑雕也被捕入狱。”

    “狼国王子哈霸血洗了陶氏分会,横死三百人多人,还趁机没收了他们全部产业。”

    “涉事者分会长陶定光一家也被砍了一只手丢去边境牧羊。”

    “海岛三家银行也因违反合同提前收回贷款被上面重罚了……”

    “会长,我们半天之间损失惨重,很多十几年的根基全部化为乌有。”

    “再不采取措施,南国、象国和狼国等地的宗亲要被赶尽杀绝了。”

    陶铜刀把收到的消息全部告知陶啸天。

    “什么?”

    几乎是陶铜刀话音刚落,陶啸天就大吃一惊:“我们被捅了?”

    陶老夫人他们也都一片死寂,齐齐抬头盯着陶铜刀。

    显然谁都没有想到,陶氏宗亲会遭受到这样的重创。

    这绝对伤到了宗亲会的筋骨,没有几年根本恢复不过来。

    “这怎么可能?”

    陶圣衣红唇张启:“各国怎会联手打压我们?”

    陶啸天目光一寒:“是不是包镇海和包氏商会的报复?老子弄死他?”

    “没点脑子。”

    陶老太太闻言哼了一声:“包镇海和包氏商会,实力差我们一大截。”

    “我们都结交不了各国顶级人脉,包镇海又拿什么利益唆使各国援手?”


 

    “百分百是宋万三替包镇海这个盟友出头了。”

    天堂岛拍卖,陶氏被坑两千亿,整个宗亲会也就知道包家跟宋万三关系。

    陶圣衣也轻轻点头:“没错,只有宋万三有这种叫板的实力。”

    “妈的,宋万三,还真是要跟我不死不休啊。”

    陶啸天冷静了下来,也想到了宋万三这一层:

    “我刚刚砍包氏商会一刀,你就反手送我一剑,还毁掉我不少基业。”

    “实在可恶,实在无耻。”

    他咔嚓一声拍碎了酒杯:“老子和你不共戴天!”

    “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止损。”

    相比陶啸天的怒意,陶老夫人要平和很多:

    “先让狼国、象国、南国等陶氏分会的人撤出来吧。”

    “能撤多少就撤多少,免得便宜了他们国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另外,宋万三一而再再而三针对我们,还连续给陶氏造成重大损失,我们绝对不能再留着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