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漂亮少妇酒店3p太大了 跨坐在腿上一边吃饭一边摩擦

2021-06-19 15:49:40

   包浅韵向包镇海控诉着叶凡所作所为:“这小王八蛋实在可恶至极。”

    “不仅冒领亨利先生治好你的功劳,还利用度假村事故吓唬我们。”

    “你是不知道,他昨晚把那些秘书吓得路都走不了。”

    “而且你刚才也听到了,他主动承认装神弄鬼。”

    “这种人,真不知道你怎么会对他这么好,这么信任。”

    “我觉得,你以后还是不要见他了。”

    “被他欺骗了钱财无所谓,万一把命搭上就太不值得了。”

    包浅韵苦口婆心劝告着父亲:“你再跟他往来,我可要让警方抓人了。”

    “你还不告诉我爹,你就是一个骗子?”

    她还很是生气看着叶凡喝斥:“非要把事情搞大把自己弄进牢房才罢休吗?”

    这一番怒目圆睁,让十几名包氏骨干目瞪口呆,不知道包浅韵哪来胆量训斥叶凡。

    而且还说叶凡是一个神棍。

    这简直是脑子进水。

    难道包镇海没有把叶凡身份告知女儿?

    十几人疑惑看着包镇海,也就没多嘴点出叶凡底细。

    “浅韵,你太让我失望了。”

    在叶凡一笑时,包镇海一拍病床喝出一声:

    “你就不能静下心好好感受叶神医的魅力?”

    他这一天一夜都没点出叶凡的身份,没告知叶凡是包氏商会决策人,就是想要考验女儿的能耐。

    结果二十多个小时过去,女儿不仅没有摸清叶凡的底细,反而对叶凡更加蔑视。

    这种自以为是,让他看到了女儿的严重不足。

    “一个冒领功劳和故作玄虚之徒,能有什么魅力让我感受?”

    包浅韵不以为然撇撇嘴:“如非看爹的份上,我早抓他去坐牢了。”

    “爸,你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认识这种骗子的?”

    她皱起眉头:“以你的精明和见识,不该被这种人轻易忽悠啊?”

    包镇海张张嘴想要点出叶凡身份,但最终干脆什么都不说。

    他觉得,是时候让顺风顺水的女儿吃一点苦头了。

    就如儿子包其明一样,被打断两条腿后,开始变得能歌善舞了。

    他抬头对叶凡苦笑一声:“叶少,不好意思,是我管教不到位。”

    “包会长客气了。”

    叶凡看着包浅韵淡淡一笑:

    “包小姐学历高,财富多,心气傲一点很正常。”

    “不过作为包家大小姐,眼高于顶无所谓,放出去独挡一面却不行。”

    “因为高高在上很难看到敌人的缺陷和陷阱。”

    叶凡轻飘飘一句话,左右了包浅韵境外负责人权限。

    包镇海下意识点头:“明白。”

    “嗡嗡——”

    就在包浅韵怒极而笑叶凡装腔作势时,十几名商会骨干的手机嗡嗡震动了起来。

    众人几乎同时戴上耳机接听,片刻之后,他们脸色又是齐齐一变。

    放下电话的时候,一个个神情凝重起来。

    包镇海喝出一声:“发生什么事了?”

    十几名包氏骨干相视一眼,上前一步纷纷汇报:

    “包会长,出事了。”

    “几十名死者家属在官方门口拉横幅控告度假村存在严重安全漏洞。”

    “三艘从象国回来的贸易商船经过黑三角被武装分子扣押。”

    “海岛三间银行控告包氏商会违规使用五十宗经营贷让我们提前还款。”

    “包氏商会在南国的十二间大型商铺遭受到蒙面匪徒洗劫。”

    “包氏商会在狼国的牧场被人下毒,超过十万头牛羊中毒死亡……”

    “我们现在不仅损失惨重,还将面临客户巨额索赔。”

    十几名包氏骨干把收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告知了包镇海和叶凡。

    “什么?”

    “出这么多事?”

    话音一落,包浅韵惊讶失声:“这是谁干的?”

    她感觉到压力前所未有的巨大。

    包浅韵本以为父亲病好,度假村危机化解,包氏商会就不会有大问题。

    没想到,一夜之间,包氏商会又多出一堆难题。

    正要起身离去的叶凡也皱起了眉头,隐约捕捉到十大国际安全事故的影子。

    “妈的,这肯定是陶啸天干的!”

    包镇海先是一愣,一掌打碎了床头柜:


 

    “王八蛋,明的不行,就会使下三滥手段。”

    “雇凶闹事、拦截商船、抢劫商铺、下毒牛羊,真是太没有底线了。”

    “陶啸天,你真以为老子怕你啊?”

    “老子走投无路,我就以牙还牙,大不了抱着你一起死。”

    鬼打墙可能是自己倒霉,天涯度假村一事,也可能只是一个碰巧。

    但现在一堆事故集中冒出,就是傻子也能想到有人针对。

    而想要对包氏商会赶尽杀绝的,只有拍卖会上得罪了的陶啸天。

    十几名骨干也都纷纷点头,认定是陶啸天对包氏开战。

    “什么?陶啸天?”

    包浅韵大吃一惊:“爹,你怎么跟陶氏宗亲会磕上了?”

    “我不是告诉过你,陶氏兵强马壮,还赢得了意国一战胜利,咱们最好不要招惹吗?”

    “陶啸天连青魔会都干掉了,打压起包氏商会也不会有压力。”

    “爹,你究竟是怎么招惹陶啸天的?”

    女人望向了父亲:“这事还有没有机会周旋啊?”

    “无法调和,也不需要调和,甚至这是包氏商会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机会。”

    愤怒过后的包镇海冷静了下来:“传令下去,全面跟陶氏开战。”

    他看到这次危机蕴含的机会。

    他的神情无形中有了一丝振奋。

    如果是以前,包镇海会揪心揪肺眼前困境。

    毕竟包氏本土和境外实力都差陶啸天一大截。

    但现在,他却恨不得包氏跟陶氏厮杀的更加凶猛更加白热化。

    包氏商会受损,也就等于叶凡这个大股东受损。

    以叶凡的作风必定不会吃这个哑巴亏。

    他一定会毫不留情反击陶啸天。

    以叶凡人脉和背景,一旦出手,陶啸天必垮无疑。

    十几名商会骨干也都想到了叶凡,一个个打了鸡血一样回应:“是!”

    “包会长,先别开战了,没意义,也没必要,陶啸天蹦达不了几天了。”

    没等包氏商会骨干话音落下,叶凡晃悠悠站起来:

    “没必要把包氏商会实力耗损掉。”

    “你让各方会员收拾残局为主,其余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叶凡不想包氏商会过多耗损,毕竟陶氏倒台后,他还需要足够人手接管陶氏呢。

    包镇海一愣,随后一喜:“是,明白,一切听叶少的。”

    商会骨干看到叶凡要出手也都无比高兴。

    “爹,他一个骗子能解决什么?”

    包镇海和商会骨干的兴奋,却让包浅韵差一点气死:

    “你用他娱乐娱乐生活就行了,还寄托他给你解决这些难题?”

    “你真以为他是什么德高望重的大师?”

    “好了,爹,你休息吧。”

    “这事我管了,亨利先生早上告诉我,他现在是陶家座上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