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揉捏小奶头 我成了学校的公共汽车

2021-06-19 15:48:33

 “他还会拿着合同控告帝豪银行出尔反尔。”

    她低声一句:“听说他真的怒了,差一点把我们海岛分行都砸了。”

    “看来陶氏真有大动作。”

    唐若雪收敛惆怅情绪,眸子多了一丝清亮:

    “这也意味着这一千二百亿对陶啸天具有决定性作用。”

    “我不撕他一块肉,怎对得起他摆我这么多道?”

    “继续失联,让陶啸天继续煎熬,熬掉他的脾气和怒意。”

    “等到合同最后期限,也就是大后天九点,我再显身见他。”

    “到时我不仅要逼他说出大动作是什么,我还要最小代价分他一半好处。”

    “他如果不答应,一千二百亿我就不给了,让宋万三硬生生逼死他。”

    唐若雪一口把咖啡喝了个干净:

    “陶啸天是聪明人,会懂得取舍的……”

在唐若雪想着算计陶啸天时,叶凡和宋红颜正牵着手打开房门出来。

    两人在房间打闹了足足半个小时,说不出的郎情妾意。

    吃早餐的时候也是卿卿我我,让宋万三他们感觉早餐索然无味……

    吃完早餐后,宋红颜就去处理华医门事务,随后就跑去隔壁别墅跟霍紫烟她们聚会。

    叶凡也带着南宫幽幽直奔包镇海所在的医院。

    经过旁边别墅的时候,叶凡又看见一群妖精在嬉笑戏水,说不出的香艳快活。

    叶凡连连挥手让司机远离是非之地。

    半个小时后,叶凡出现在包镇海的病房,他发现房内多了十几个华衣男女。

    这些人全都眼熟,全是包氏商会的重要骨干。

    而且也是北极熊号出现过的家属。

    天涯度假村一事,叶凡提醒周律师和包镇海要低调,不过还是在包氏成员中传开。

    加上包镇海恢复正常,他们就跑过来恭贺。

    他们看到叶凡出现,马上站起来恭敬出声:“叶少!”

    包镇海也挣扎着要坐起来:“叶少!”

    “包会长,别动,腿伤还没好呢。”

    叶凡走上前按住包镇海:“大家自己人,别客气。”

    “谢谢叶少。”

    包镇海感激一笑:“叶少,度假村的事情谢谢你了。”

    “天涯度假村现在不仅重新开工,还没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听他们说,度假村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一进去就让人神清气爽,心情都好很多。”

    叶凡解决度假村的问题后,包镇海虽然无法亲自前行,但还是派出了一队亲信前行。

    他想要好好验证度假村是不是没有问题了。

    这将决定包氏商会是及时止损,还是继续开工。

    结果派出去的人手不仅没有再遭遇鬼打墙,反而无比兴奋告知度假村给人如浴春风之感。

    这让包镇海欣喜如狂,也让他再度感慨叶凡强大。

    其余包氏骨干也都笑容灿烂:“谢谢叶少出手,让我们避免百亿损失。”

    “举手之劳,没必要放在心上。”

    叶凡一笑:“再说了,我是大股东,干点事情不是应该的吗?”

    “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分红没到手,先搭进去几十个亿吧?”

    包镇海他们闻言哈哈大笑,气氛融洽了很多。

    笑声落下后,一个艳丽女子低声一句:

    “叶少,度假村究竟是怎么回事?”

    “真是有阴魂作祟,弄出鬼打墙之类?”

    她目光凝重追问:“包会长他们出事是被人设风水局害的?”

    十几号人几乎同时抬头,目光炯炯望着叶凡,等待叶凡的回应。

    包镇海眉头皱了一下,想要出声说什么,但最终选择了沉默。

    “哈哈哈,阴魂作祟,鬼打墙,风水局,全是无稽之谈。”

    叶凡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笑道:“这是科学的世界,哪有什么鬼神?”

    “所谓的阴魂风水局不过是用玄学外衣包装起来的科学。”

    “这样就能利用人们对鬼神敬畏的幌子更好忽悠。”

    “比如,什么大床不能对着卫生间,不然就会犯冲容易生病。”

    “这种风水解说就是无稽之谈。”

    “说穿了,就是卫生间使用马桶多,细菌也就多,大床对着,细菌容易飘过去。”

    “一个人每天至少八个小时睡觉,长年累月感染细菌生病的概率就大很多。”

    “还有什么院中种树家庭容易贫困。”

    “简单一点,院子种树,鸟多,虫子多,蚊子多,毛屑多,容易让家里人感染皮肤病或者鼻炎。”

    “经常生病,也就意味着要常看医生,医生看多了,家庭水准自然下降,也就是穷。”

    “再说了,院中种树家庭容易贫困,那不种树,院中只剩下人,岂不是囚?”

    “再怎么困,也比囚好一百倍吧?”

    “这些所谓鬼神风水,揭开装神弄鬼的神秘外衣,其实全是科学的东西。”

    “大家可都是读过马列主义的人,无神论者,怎么相信起这些东西?”

    叶凡发出一阵爽朗笑声,把众人的心思全部拉回到科学道路上来。

    听到叶凡这一番解释,包氏骨干全都如释重负呼出一口长气。

    很多人脸上都轻松了下来,像是去掉一块心病一样。


 

    这也是叶凡想要的。

    叶凡心里很清楚,如果把沉尸潭阴魂实情实打实的讲出来,自己固然能赢得众人的惊呼。

    但绝对会让天涯度假村项目失去大半价值。

    不管以后还有没有阴魂出来,也不管钟馗能否压制,这些包氏骨干都不会再往度假村砸钱。

    而且建成之后,他们也不会购买度假村这块凶地的房子或别墅。

    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包镇海?

    这些自己人都不积极投入度假村的发展,其余商人和客户更不可能看好天涯度假村了。

    如此一来,天涯度假村轻则惨淡经营,重则变成烂尾楼,百亿资金打水漂。

    叶凡是大股东,自然不可能让这事情发生,所以就说些他们喜欢听的东西。

    “那天涯度假村的红衣新娘是怎么回事?”

    艳丽妇人又好奇追问一声:“包会长他们这么多人出事是意外?”

    一个中年人附和:“包小姐身边的几个秘书也说叶少扎钟馗驱鬼。”

    又有一个西装男子点头:“对,对,她们还鬼打墙,怎么都走不出钟楼。”

    “这倒不是意外。”

    叶凡绽放一个笑容:“而是包会长他们被迷幻气息刺激了神经。”

    “大家都知道,天涯度假村是填海填出来的,风容易进来却不容易散去。”

    “天涯度假村最近全面赶工,各个工种的建筑工人都进场了。”

    “很多油漆、大理石、木板气息混合,形成了一大股对人体有害的气体。”

    “这些气体无法散去,就越积越多,然后又跟盛开的曼陀罗花气体结合。”

    “它们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变成了一种神经气体,它就会冲击人的神经,让人出现幻觉。”

    “这几天风雨欲来,度假村气流更沉闷,包会长他们就中招出意外了。”

    “我昨天过去发现这端倪,就把好几个挡风口砸了,让气流容易进出散掉毒气。”

    “天涯度假村也就变得通爽畅通了。”

    “我可以百分百保证,你们现在去一百趟度假村,也不会鬼打墙一次。”

    “而且几个挡风口被我打通后,天涯度假村负离子浓度翻了十倍,已成海岛最佳的天然氧吧。”

    “晚一点,周律师会给大家一份空气测试数据。”

    “你们到时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们。”

    这一番话,让众人眼睛都亮了起来,呼吸都无形中急促。

    如果叶凡所言是真的,天涯度假村未来绝对是奇货可居。

    它不仅会成为最大的婚纱摄影基地,还会成为海岛最好的养生之地。

    众人顿时一个个蠢蠢欲动,寻思下一波融资,自己一定要多砸一点钱。

    “我拿风水和鬼神吓唬包小姐她们,只不过是因为包小姐太倨傲,想要给她一点教训。”

    在包氏成员心里盘算着时,叶凡话锋一转又给出一个解释:

    “她们当时也中毒了。”

    这几句话,让不少人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给叶凡装神弄鬼找到了依据。

    原来是吓唬心高气傲的包浅韵。

    很多男人都感受过包浅韵的蔑视,也就明白叶凡那种征服的心理。

    他们彻底化解了心中的担忧。

    包镇海也露出了一个玩味欣赏的笑容。

    “果然是装神弄鬼!”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声恼羞成怒的冷哼。

    叶凡扭头望过去,正见包浅韵带着十几个保镖和秘书走入了进来。

    今天的她打扮的很漂亮,无袖的红色连身短裙,丰润修长的腿上裹着长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