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在摩托颠簸中进入裙子 宝贝好爽深一点快一点

2021-02-23 14:46:16

看到这个手机号码,起初我还没反应过来,而且还纳闷沈清给我发一个号码是什么意思。

正当我准备给沈清打电话过去询问清楚的时候,脑海中却是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等等,难道说,这个号码跟赵明诚有关?

将这两个点串联在一起,我赶紧拿出手机打开度娘,在天眼查里面输入了这个号码。

果不其然——

在一家投资有限公司的信息栏目里面,我发现了这个号码。

号码的主人叫徐静萱,是这家投资公司的法人。

虽说仅凭这么点信息,我根本无法判定这个徐静萱到底是谁,可除了徐静萱的一些基本资料以外,我竟是在这家公司的信息页面上发现了有关赵明诚的信息。

徐静萱是这家公司的法人,而赵明诚则是这家公司的监事。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徐静萱应该就是赵明诚的老婆了…至少从法律层面来讲,是没错的。

而一想到赵明诚的老婆,我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今天白天,在赵明诚的病房外面看到的那位珠光宝气满脸富态的中年美妇。

不过,我虽然能够确定了这个号码主人的身份是赵明诚的正牌妻子徐静萱,可我还是有些搞不懂,沈清为什么要把赵明诚老婆的联系方式给我呢?

难不成是要我做一做徐静萱的思想工作,通过曲线救国,从而让赵明诚放我一马?

要是在白天没去医院,我觉得这个法子倒是可以一试。

可在医院见识过徐静萱跟赵明诚相互撕逼的那股泼辣劲后,我感觉说服徐静萱远要比说服赵明诚还难。

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口子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徐静萱这边的确难度不小,但或许也是一个新的突破口。

无论如何,我还是得试一试,至少有一个方向比像个无头苍蝇一样要好得多。

心中确定了一个大概的目标,一回到家,我冲了个澡,将手机调成静音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因为今天实在是累坏了,所以晚上这一觉睡得格外的沉。

等我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拿起手机一看,已经上午十一点了。

“算了,这几天干脆就不去医务室了,把赵明诚这边的事情先搞定,等下看看能不能跟徐静萱联系一下。”

心里这般打算,我将手机滑动解锁,正准备浏览一些新闻资讯,手机却突然弹出了一条短信,是沈清发过来的。

将信息点开,看到信息内容后,我脸色顺间就变了。

“卧槽,到底怎么回事,沈清竟然被赵明诚的老婆堵在病房门口打了一顿?”

说实话,一开始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我的内心无疑是震惊的。

不过我想了下,沈清也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跟我开玩笑,一边在言语上安慰了她一番,我也借此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了解了一个大概。

事情的起因是徐静萱在昨天回去后,考虑到白天在医院对赵明诚的态度确实有些恶劣,所以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做好了爱心早餐,准备给赵明诚补补身子,顺便也想为昨天的事情认个错。

可谁知道当她满心欢喜的提着爱心早餐过来的时候,却刚好发现病房里的赵明诚正在和一个女人举止亲密。

而这个女人,自然就是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成熟性感气息的沈清。

原本就是个大醋坛子的徐静萱哪里见得了这般阵状,她好不容易才说服了自己来给赵明诚留一个台阶下,顺便也想修复一下夫妻二人之间的感情裂痕,谁知道等来的却是赵明诚跟其他女人的你浓我依。

此情此景,估计无论是哪个女人都无法忍受。

于是,醋意大发的徐静萱也不管沈清跟赵明诚是什么关系,更没有给沈清半点解释的机会,直接抄起病房里面吊点滴的铁架就往沈清身上招呼过去,将沈清浑身打得淤青。

听说闹到最后,医院把警察都叫过来了,徐静萱这才作罢。

徐静萱直接被警察叫去问话,而沈清也因为受伤的缘故,在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不管如何,我觉得自己都应该去医院看望一下沈清。

事先打听好了沈清所在的病房号,我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打车来到医院后,我直奔住院部赶去。

还没等我推开沈清所在的这间病房,我在门外就隐约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抽泣声。

兴许是怕人听见的缘故,她还刻意的压低了哭声。

我将房门一把推开,坐在床上穿着病服的沈清还以为是换药的护士,立刻就止住了哭声。

可当她看到进来的是我之后,她再也禁受不住,将自己受到的无尽委屈再次化作了哭声尽情宣泄了出来。

“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