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和男朋友在楼道做很舒服 乡野春潮干柴烈火

2021-01-13 16:16:45

一听是刘雨菲出事了,徐良才飞也似的往大堤跑去,远远的就看到有一个人在河里扑腾着,一个浪头卷过,落水之人已经没了影子。

徐良才来不及多想穿着衣服就跳了下去,凭借着印象向一个方向游去,好在他水性不错,很快找到了落水的刘雨菲,一只手托着刘雨菲的身子,一只手拼命划着水,终于把刘雨菲救了下来。

他抱着刘雨菲上了岸,刘雨菲双目紧闭,嘴唇发青,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

徐良才把刘雨菲平放草地上,用手试了试鼻息,好在还有气,回头瞅了一眼身后看到赶来的村民还是一个黑点,估算了时间他们过来应该还有十几分钟,等他们救人怕是来不及了。

一横心,徐良才把手放在了刘雨菲的胸口轻轻的压了两下,刘雨菲的嘴里流出一丝清水,徐良才一看有效,赶紧按照电视上学来的人工呼吸的办法一边给刘雨菲按着胸脯一边嘴对嘴给她吸气。

唔,刘雨菲闷哼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徐良才正在亲自己尖叫一声一把推开了他连踢带打的,徐良才一边躲一边解释:“别打,别打,是我救了你,我在给你做人工呼吸。”

刘雨菲愣了下,想起好像真是这么回事,有点不好意思的对徐良才说道:“徐哥,不好意思,我刚才误会你了。”

徐良才呵呵笑道:“没事,没事,只要人活着就好,对了,你说你好好的干嘛跳河啊,有啥想不开的事你跟你徐哥说。”

“哇”刘雨菲突然痛哭起来,一边哭一边骂:“李二狗,李二狗他不是人,他,呜呜呜...”

徐良才赶紧好言安慰,问了半天才知道原来李二狗回去之后就逼问刘雨菲的处给了谁,刘雨菲不说他就打,刘雨菲又气又羞受不了侮辱就跳河自杀了。

听了这话,徐良才一边痛恨李二狗混蛋,一边也有点内疚,小声安慰道:“妹子,你就再委屈也不能自杀啊,命是自己的,为李二狗那号人自杀不值得。”

“嗯,我听你的徐哥,我真是瞎了眼才会嫁给李二狗,我回去之后就和他离婚,徐哥,我离婚了你还娶我不,我知道你以前一直喜欢我。”刘雨菲小声说道。

徐良才张张嘴不知该说啥好,他现在已经有张小花了,这话是不敢胡乱答应了。

刘雨菲看徐良才不说话以为他看不上自己了,低下头悠悠说道:“徐哥,我知道你现在有点看不起我,你要不肯娶我的话,我就不跟李二狗离婚了,我要给他带帽子,徐哥,以后咱俩好吧。”

徐良才惊讶的看着刘雨菲,想不到当年清纯的小学妹变成少妇之后居然也这么骚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刘雨菲湿漉漉的身子,衣服紧贴身上,曲线毕现,刘雨菲则毫不避讳的挺起自己的胸膛,徐良才咽了口口水就要答应,一大群人大呼小叫的过来了。

来的是李二狗的家人和一些村民,他们简单的谢了徐良才两句就把刘雨菲带走。

刘雨菲走的时候则恋恋不舍的看了徐良才一眼。

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刘雨菲说的那事徐良才也没放心上,他可不认为刘雨菲有这个胆量和自己偷情,无奈的自嘲了一下之后,徐良才朝着后山果园子的方向走了过去,他想收拾收拾东西。

——

第二天早上王秀梅去上班之后,老张先去村委会转了一圈,就跑徐良才家里去了,徐良才推着自行车刚要出去呢,看到老张有点尴尬的低着头打了个招呼:“张哥,干啥去啊。”

老张一脸温和的说道:“不干啥啊,过来找你说点事情。”

一听又说事,徐良才心里一紧,抬头看了下老张的脸色,老张笑嘻嘻的,就好像昨晚啥事都没发生一样。

没办法,徐良才只好放好自行车对老张说道:“张哥,进来说话吧。”

两个人进了徐良才的小屋子,老张摸出一支烟递给徐良才,徐良才笑着推开了:“谢谢张哥,我这不会吸烟。”

老张瞅了他一眼把烟塞在了自己的嘴里,点上火吧嗒吧嗒吸了两口,这才对徐良才说道:“良才啊,昨晚哥有点冲动,说话重了点,你别往心里去。”

徐良才赶紧说道:“没事,没事,张哥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老张瞪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昨晚我寻思了一宿,我估计这次是刺激不到位。”

徐良才嘿嘿的笑了,昨晚还在为这事惋惜了,没想到老张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谁知道他还没高兴多久,老张就说到:“不过呢,这次不是让你去搞你嫂子了。”

“那是啥?”徐良才心里咯噔一下。

“这样啊,你既然搞了我媳妇,那你媳妇也叫人搞一下呗。”

徐良才心里一惊赶紧说道:“哥,我没媳妇。”

老张呵呵笑道:“你没媳妇你有姘头啊,张小花不是你姘头吗,不瞒你说,我侄子张小波挺喜欢张小花的,你啥时候瞅个机会把张小花灌醉,叫我侄子也爽一下,反正就是个破鞋呗。”

“张小花不是破鞋。”徐良才突然说道。

“呵,你还挺痴情的,行,这事先不急你慢慢考虑,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老张随手丢掉烟屁股转身往门口走去。

“张哥,这事我不用考虑,我不会答应的。”

徐良才在老张背后说道。

老张转过了身冷冷的看着徐良才问道:“你刚才说啥?”

徐良才坚定的说道:“哥,这事跟人家张小花没关系,咱别祸害人,你这事呢我觉得我也帮不上啥忙了,就这样算了吧。”

啪,老张直接给了徐良才一耳光。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想好了再说话。”

老张狠狠的说道。

“哥,不用想了,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会同意这个条件的。”

“好,你小子给我等着。”

老张气说完这句话就气呼呼的走了。

徐良才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骂了一句:“狗日的,你要不是村村长,老子弄死你。”

刚刚得到王秀梅的喜悦之情一下减少了不少,徐良才骑着自行车闷闷不乐的往地里走去,在经过水渠的时候被张小波一伙人给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