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别停 用力我要 深一点 厨房里岳的耸动

2021-01-13 16:12:13

当电视里出现了光溜溜的女人刘小贺才知道老板要放是是啥东西。而赵燕看顿时脸就红透了,本来想拉着刘小贺走,但不知怎么的心里却十分想看,腿上跟灌了铅似的,怎么也站不起来。

而刘小贺更是两眼放光,他也是第一次看这东西,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电视。

“小贺,咱走吧,这不好看。”赵燕拉了拉刘小贺。不过嘴上说不好看,但赵燕眼睛始终都没离开过电视。

“嗯。”刘小贺答应了一声却不动地方,只顾着看电视。一只手不知不觉的就伸到了赵燕的大腿上,慢慢的摩擦了起来。

“嗯。”赵燕哼了一声,随即就感觉身上像着火了一样。见赵燕没有生气刘小贺胆子也大了不少。

被刘小贺一碰那里赵燕禁不住浑身就打了个激灵,随即脑袋也恢复了清明,一把打开刘小贺的手便是站了起来。也不管刘小贺,扭身就出了录像厅。

等刘小贺推着自行车追上赵燕的时候赵燕已经走出去挺老远了,刘小贺也知道刚才自己摸了不该摸的地方,也不知道改怎么和赵燕解释。所以刘小贺也不说话,就在赵燕屁股后面跟着。

“你打算就这么走着回去呀?”一直到了回村的路上,赵燕才跟刘小贺说话。不过只是说了一句赵燕就转过脸去,也不看刘小贺。“骑车回去,当然是骑车回去。”

刘小贺赶紧把自行车推到赵燕前面,让赵燕坐上,骑着车晃晃悠悠的朝村里走。

“燕子,你别生气,我以后不那样了。”刘小贺说完回头看了一眼赵燕,赵燕也不理他,只是看着路边的庄稼地,也不知道想啥呢。

“哎呀刘小贺,你能不能挑好地方走?”刘小贺只想着怎么让赵燕不生气,一不小心车子从一个大坑上骑了过去,把赵燕颠的“妈呀”一声,一把就抱住了刘小贺的腰。

感觉到赵燕靠在自己背上刘小贺舒服的不行,专挑有坑的地方骑。赵燕被颠的够呛,把刘小贺搂的更紧了,一点都不敢放松。

“哎呀。”

刘小贺和赵燕同时叫了一声跌倒在地,原来刘小贺只顾着过瘾,在坑洼的路上使劲蹬,车链子都蹬断了。刚好又是在一个坑里,刘小贺车把没把住,两个人都跌倒在路边的沟里。

“都是你,不挑好路走,车链子都被你蹬折了,咱们咋回去呀?”虽然掉进路边的沟里,但沟里长的都是草,也没摔疼,赵燕从沟里爬出来弯着腰一边打着裤子上的土,一边不高兴的对刘小贺说道。

“没事,大不了你坐在车上,我推着你回去。”刘小贺把自行车从沟里拽出来,随即眼珠子就直了。赵燕一直弯着腰拍裤子上的土,也没注意自己的领口,被刘小贺看了个正着。

王三梅年纪大了,哪有赵燕的好看,刘小贺使劲咽了几口唾沫,真想把脑袋都钻进赵燕的领子里面。

见刘小贺半天不说话赵燕狐疑的抬起了头,随即见刘小贺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领口看,急忙直起了身子。

“刘小贺你个臭流氓,刚才在录像厅里对我那样,现在还占我便宜,看我不打死你。”赵燕抬手就打,刘小贺急忙围着自行车转圈。

“燕子,我不是故意看的,是你那里太好看了,你就饶了我吧。”刘小贺嘴里说不是故意的,但眼睛始终往赵燕胸口上瞄。赵燕气的隔着自行车伸手去抓刘小贺,但刘小贺哪能让她抓着,来回躲闪,赵燕抓了半天都没抓到。

“死小贺,不闹了,你赶紧把自行车修好,咱们好回家,要不到家天都得黑透了。”见赵燕不抓了,刘小贺把自行车立了起来,低头一看车链子只是脱节了,没啥大事,蹲下来就开始按车链子。

“死小贺,看你这回往哪跑,我不打死你。”刘小贺没想到赵燕是虚晃一枪,趁他修车的时候从身后一把就把他抱住,胳膊勒在他的脖子上,一只手拧着刘小贺身上的肉,把刘小贺疼的呲牙咧嘴。

虽然后背上被赵燕压迫的十分舒服,但赵燕掐的也十分疼痛。刘小贺使劲的掰开赵燕的手,回身把她抱住就开始咯吱她,把赵燕咯吱的“咯咯”直笑。

“行了小贺,别咯吱了,我受不了了。”赵燕在刘小贺的怀里不断扭着身子,大腿时不时的在刘小贺的身上上蹭几下,把刘小贺蹭的热血沸腾。

“燕子,我想……”

刘小贺被赵燕蹭的有些受不了了,刚刚看的录像还在他脑中挥之不去,现在只想把赵燕给就地正法。

此时的赵燕也感觉到了刘小贺的变化,急忙转过身子,不敢正面对着刘小贺,却是听懂了刘小贺的意思,嗔道:“不准想,快放手。”

刘小贺哪里肯放手,一把搂住赵燕的腰,紧紧贴着她。

“死刘小贺,你快点放手,要不我可叫人了。”

这荒郊野地的,哪有人呐,被赵燕这么一说刘小贺就更来劲了,嘴里还喊着口号,“嘿就、嘿就。”

赵燕她毕竟还是个黄花闺女,哪经历过这个,脸上羞的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告诉你刘小贺,你要是再不放手我就掐你。”

刘小贺一听顿时就乐了,嘿嘿笑了几声。“那你掐吧,可别太使劲,要是掐坏了我就不能找你报仇了。”

说着刘小贺两只手就移到上面,抓住了赵燕,慢慢的动了起来。

那里被抓赵燕顿时浑身一软,挣扎的也没那么厉害了。刘小贺见赵燕不怎么挣扎了,摸的就更起劲了。

“燕子,舒服不,我还能让你更舒服。”录像厅里看的东西也不断的在赵燕脑袋里回放,想着那羞人的画面赵燕身子更加的无力,几乎是靠在刘小贺的身上,任凭他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摩擦。

见时机差不多了刘小贺腾出一只手开始解裤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