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坐腿上不小心进去h 电动椅调教play

2021-01-13 16:06:41

“干啥!”

徐良才一看来着不善,下意识的开始戒备起来。

这张小波平日里无所事事,是村子里有名的泼皮无奈,仗着自己的叔叔是村长,家中有点小钱,所以横行霸道惯了。

“干啥?”张小波嘿嘿一笑,自己的几个兄弟已经围了上去:“干啥你心里不清楚吗?”

“我知道,没门!”徐良才开口,接着自己的脸上就被招呼了一巴掌。

这一拳,张小波明显是用了力气,直接把徐良才打倒在地上,有点头晕,嘴角已经肿胀的红红一大片。

“你说啥?我没听清楚!”张小波装模作样的把手搭在耳朵上。

徐良才可不是甘心被人屈打之人,借着倒地的架势,已经从地上抓起一个石头,张小波刚一说完,他抓着石头就打了上去。

这一手根本不留情面,下手很重,这一下,直接把张小波的脑门打破。鲜血直流。不过他到底是一个人,本来想要大一拳就逃走的,但是却被张小波的兄弟按在了地上。

“呀!血……”

张小波捂着伤疤,看着满手的鲜血,只感觉徐良才这个人着实的可恶。

“给我打!”

见红了,张小波哪里还在意来时自己叔叔的交代,只想把眼前这个人打的连亲妈都不认识。

一时间,张小波的兄弟齐齐应声,拳脚相加,都招呼在徐良才的身上了。

徐良才吃痛,只好双拳抱头,护住要害。

这一打……也不知道打了多久,在徐良才就要感觉失去意识的时候,众人方才罢手,然后眼前便浮现出张小波的脸色:“小子,记住我叔叔的话,要是识趣,我们大家都好过,要是不识趣?嘿嘿……今天只是开始!”

说完,将徐良才的头重重一丢,然后起身“走!”

一帮人扬长而去,只剩下徐良才一个人在地上躺了好久……才艰难爬起。

“老张……你等着,这个仇,我徐良才一定要报!”徐良才在心中立下誓言,然后艰难起身,捂着伤口,一步一步的走回去。至于自行车,早就被那几个泼皮丢到水渠下面去了。

徐良才心中那个气呀!走了好久才回到村子里,不想让村子其他人看见笑话,想了想,干脆去张小花家,张小花因为寡妇之身,所以居住的地方距离村子较远,平日里也很少有人来往。

其实就算不去,这会村子其他人都在地里,也不会注意到徐良才,徐良才怕就怕是村子小孩看见了,小孩子嘴把不住,难免会被全村人知道。

于是乎,徐良才一步一步的向张小花家走去,见对方门嘘掩,省下了敲门的功夫,直接走进大门。

然后,徐良才便听见张小花的声音响彻院内。

“嗯……哼……额……”

声音娇喘,带着重重的鼻息,单单是听在耳中,都是那样的勾人夺魄,但是徐良才却立时无名火起。

心道:“娘希匹的,老子为了你被人毒打一顿,你居然刚跟人偷情,还叫的这样骚气!”

徐良才一时气愤不已,其实他也早就忘了自己和张小花有实无名,提着一边的木棒就走过去。

顺着声音,是一房的角落,一颗银杏树下。

徐良才走进只看,只见张小花一人的人影,背对着自己,顶着银杏树不断的摩擦,身上的衣服已经退下了大半,雪白雪白的肩膀露出。

至于银杏树,在张小花的两胯之下,已经变得有些湿润。

不断的摩擦,带着张小花的叫声越来越急促,终于,只见张小花周身一颤,身子趴在银杏树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然后只听见“哗啦啦……”的水声落在银杏树下的杂草之上。

待到水流尽的张小花还不满足,又紧紧的贴了一下,口中发出欲求不满的声音。

徐良才将眼前一幕尽收眼底,被张小花的声音勾的全身发颤,周身火热,就连身上的疼痛感都消减了不少。

见张小花还要继续,徐良才被勾引的早已按赖不住,直接补了过去,从后面紧紧的抱住张小花。

“呀!”

被人突然抱住,张小花本身的就是一叫,只以为自己家中进贼,然后又感受到自己臀部传来的一份火热,顿时想到自己的羞羞事被他人知道,心中暗骂自己办事太不小心,这一下怕是要万劫不复……

感受那人手不老实起来,转头就要骂道,却是自己最熟悉的人。

“你……呀!你的脸……”

徐良才被张小花带动的无名火起,只想要解决当下最重要的事情,也不想回答其他。

“稍后再说,你这个小浪蹄子,门大开是不是就等着男人?”徐良才说着,身子不由得一停。

张小花前有银杏树,后有徐良才,自己被夹在中央,前后的摩擦,让其刚刚泄去的火焰再次燃烧起来……

“你……你说什么!”

张小花不安分的扭动着身体,才想起自己一定是太着急了,以至于忘了关门,心中大骂大意,又庆幸发现这个秘密的不是别人。

“人……人家忘了嘛!”

徐良才不在说话,转而笑道:“有试过在这里吗?”

话中的深意自然是不尽明了。

伴随着一声入骨的缠绵之声,张小花只感觉小体被粗暴的搅动,欲罢不能,欲拒还迎,当真是又爱又恨……

而徐良才先前因为自己被张小波等人暴揍了一顿,只感觉心中充满了恶气,于是乎这股恶气混合着被张小花勾引而出的邪火一起混合,徐良才只感觉自己整个身子有无穷无尽的力气在发泄……

张小花感觉徐良才就像是打桩机一般,疯狂动作。

“啊……”

最先缴械投降的却不是徐良才,而是张小花,在一次的宣泄过后,身子已经瘫软在地上,再也使不出力气。

相反的徐良才,好像是一个熊犊子一样,抱起张小花的双腿,就将其带到房中的床榻之上,根本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将其重重的丢在床上,粗暴的解开其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