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狗手机版

树林里我让她高潮了 好深堵住浓精灌满花壶h

2021-01-13 16:06:14

褪去上衣,铺在张小花白花花的肌肤上,撕咬起来。

只把张小花疼的叫出声……

而徐良才听得兴起,双手不老实的抓住女人胸前,使劲的揉搓。

“呀!”

张小花吃痛,叫出了声。

只听“呲……”的一声,不知道什么的乳白色射在徐良才的脸上,让徐良才还在兽性的状态恢复了一丝的清明。

“这是什么?”

徐良才发愣,感觉其顺着脸颊滑下,下意识的舔了一舔,带着一丝甜意,然后低头一叹。

“这是……乳汁?”

下一刻,徐良才的怀疑变成了肯定,然后神色从迷茫变成的迷恋……

他打小是孤儿,所以并不知道自己母亲是什么样,也是被人用小米粥一点一点的喂大。

至于母奶是什么滋味,他根本就不知道。

如今,也不知道是自己幼时的希望作祟,还是什么原因,徐良才居然鬼使神差的趴了过去,用嘴吸允了起来。

一点一滴的甘甜进入喉中,这怕是人类最开始品尝过的饮品,甘甜,润喉,带着不可描述的美妙。

不过张小花并没有怀孕,乳汁更是不多,不到半口就被徐良才吸完,意犹未尽之下,只好用舌尖调试上面残余的残渣,这一下,张小花倒是受不了,轻咬嘴唇,发出妩媚的声音。

“骚娘们,别乱叫!”

徐良才抬起头,训斥了一声,才想起有两个,顿时有吸允另外一个。

这一下,只把张小花搞得又秀又恼,气愤之余,对着徐良才最脆弱的地方就是一抓。

“哎呦我去!你个骚娘们!”

只要是男人,那个地方就是软肋,徐良才顿时吃痛叫了起来,然后开始用力反抗起来。

“啊……”

张小花顿时大叫,一时间,两人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开始扭打起来。

一时间,男欢女笑,仿佛之前的烦恼,忧愁,全部都烟消云散的干净。

片刻后,两人都已经累了,这才作罢,齐齐的躺在床上,张小花一边整理衣服,看见徐良才脸上的伤痕,想了想,欲言又止。

“不要问,我徐良才发誓,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徐良才说这话,不由得紧了紧拳头。

张小花一愣,只见徐良才说话间,眼神闪烁,好像是黑暗中最明亮的那一颗星辰一般。

“恩……我信你。”张小花突然一笑:“要不然我怎么会叫你小狼狗?我喜欢的就是你性子中带着一股子的狠毒。”

“狠毒?”

这个比喻让徐良才顿时就是一愣,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恩,就是狠毒,你虽然看上去很和善,但是如果有别人招惹你,你一定会加倍奉还,你就是这样的男人。”张小花说道。

“没错,谁要是招惹我,我一定会加倍奉还。”徐良才在心中说道。

但是想到自己的对手,就不由得冷淡下来。

老张这老小子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村长,多少是有点权力,自己现在别说是对付他了,一旦他不高兴,估计自己就没有好果子吃,先前的张小波只是警告。

想到这一点,徐良才就头疼,但是可以肯定一点就是,不管老张出什么招,他徐良才都要和他死磕到底。

绝对的!

眼下自己还是不是老张的对手,倒不如先等待时机,拖字诀,我倒要看看他怎么办!

打定主意,徐良才感觉自己全身轻松起来,起身,活动了筋骨,只感觉周身疼痛非常。

该死的……先前天雷勾动地火,全身发热,也没有注意。

现在大战过后,身子冷却下来,先前被打出来的淤青立刻开始作祟,整个身子疼痛的要命。

“呲……”

徐良才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对那个老张更是恨得牙痒痒起来。

“别叫了,好好扒着。”

这时,张小花的声音响起,只见其手中拿着一瓶药酒。

徐良才一愣,老实的趴在床上。

这边张小花将一点药酒倒在手掌,然后对着徐良才背上的淤青处,狠狠的按住。

“呲……轻点……”被药酒一刺激,徐良才顿时倒吸了一口气。

“下重手好得快。”张小花不依不挠的说道,手上的力道不由得更狠了一点。

徐良才到底是一个男人,一点小痛,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之所以会叫,完全是因为一开始措不及防,被张小花一用力,没有忍住。

此刻心中有了计较,忍耐了一会,待药酒发挥效用,疼痛感顿时消散了不少,徐良才趴在上面,只感觉张小花手掌温柔的抚摸着后背伤口,温温的,非常舒服,当下变闭上眼睛开始享受。

张小花认真的擦着药酒,打在情人的身上,痛在她的心上……

这边张小花看的仔细,徐良才整个后背淤青之处大于正常之处,不过好好这药酒是祖传配方,加了好几味活血的药材毒物,在加上张小花一张小手认真的抚摸揉搓,居然已经消退了大半。

后背擦拭完了,上面的淤青居然已经退散了不少。

“起来,前面的。”张小花将药酒倒在手上,对徐良才命令道。

已经要进入睡眠的徐良才迷迷糊糊的转身。

整个身子平躺在张小花面前。

先前因为趴着,此刻翻转过来,而徐良才先前浴火未退,此刻居然还挺立着,虽然已经穿上了衣物,但是坚挺的程度还是撑起了帐篷。

一时间,张小花想到先前的情景,脸色顿时有开始红了起来,只在心中开始抱怨,这个冤家,休息了还不老实。

她却是忘了,徐良才可是一直憋着火还没有开过炮。

尽量不去看那羞死人的地方。

张小花开始擦拭徐良才上身的淤青,手掌摸着徐良才坚挺的腹肌,还有那诱人的狗公腰,顿时全身开始不安分的躁动起来。

该死的,在想什么?

张小花让自己开始镇定下来。然后开始给徐良才擦拭,好不容易,忍着羞羞的怒火擦完,这边徐良才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